国庆_国庆节_国庆旅游

建区23年传奇故事龙岗记忆国庆特辑

发布时间:2020-5-30 23:56:34   点击数:
开栏语

建区之初的龙岗是什么样的?今日龙岗之景象如何得来?对于刚刚到来或即将踏足龙岗的“新龙岗人”来说,这些都是带有传奇色彩的迷人故事,而对于与龙岗同奋斗、共成长的“老龙岗人”来说,这些则是镶嵌在岁月中的宝贵记忆。

为了搜集龙岗开拓者的宝贵记忆,铅印龙岗人自己的历史故事,龙岗区政协特别开展大型文史项目“龙岗记忆”,通过采访50名为龙岗经济社会发展作出贡献的建设者代表,用鲜活的口述史料,还原龙岗区23载开拓建设、飞速发展中的每一个精彩瞬间。同时,发布君借国庆佳节之际发布龙岗记忆连载进行连载,与读者分享龙岗人在这片热土上探索奉献的精彩故事。

简介苏品宗,广西人,年从广西部队转业到深,历任宝安县委副书记、龙岗区委副书记等职。年3月至年10月任龙岗区政协主席,系深圳市龙岗区筹备组成员,是龙岗建设发展历程中的第一代开拓者、组织者、建设者,参与着、见证着龙岗建区二十多年来的变迁。

龙岗建区

促使龙抬头

“当时的龙岗,地处宝安县东部,是一片尚未开发的荒地,是一条没有发威的龙。问题是好东西还要人去培养它,积极地开拓它,去把它释放出来,让它抬头发威!”

年,我当时担任宝安县委副书记,就经常听到宝安县要分区的消息,这在当时可以说是大势所趋,是公开的秘密,是干部队伍茶余饭后的话题,甚至不少人在为分区后的去向做准备。

到年底,深圳市已经积累了12年的改革开放经验和发展财富,宝安县恢复建制也已10年,取得了长足的发展。而另一方面,宝安县管理区域比较大,西部是县政府所在地,聚集了发展资源,有一定的基础设施,发展速度比较快,东部属于边缘地带,只有深惠路(龙岗大道)一条主要道路,是一片尚未开发的荒地。

面对这种区域发展不平衡、西强东弱的局面,当时形成的共识就是要进行精细化管理和发展。深圳市委市政府就在考量,将宝安县撤县分区,既促进整个区域更快发展、区域内实现平衡发展;同时,撤县分区后,形成一市辖多区的局面,更有利于整个深圳市的管理和发展。

这一年,深圳正式启动撤县分区,将宝安县一分为二,当时龙岗区还只是以“东区”的名字出现在各个文件当中。我是军人出身,天生喜欢挑战,就选择了当时人们眼中那个边远的“东区”,并成为“东区”筹备组成员,于年11月来到龙岗工作。

两区地界确定也是一个漫长的博弈过程,经过多轮研究,最终确定如今呈现的两区管辖区域,东部是“东区”,西部是“西区”。“东区”总面积.07平方公里,约占全市的43%,辖平湖、布吉、横岗、龙岗、坪山、坪地、坑梓、葵涌、大鹏、南澳10个镇86个村委会、15个居委会。

当时的龙岗镇,是“东区”的中心地带,所以东部取名龙岗区。西部因为是原来宝安县政府所在地,保留“宝安”二字称宝安区。

年1月1日,经国务院批准,深圳市龙岗区正式挂牌成立,市领导厉有为等出席成立仪式。

“拓荒牛”天未亮

就在上班路上

“龙岗的起步十分艰辛,条件非常艰苦。当时有种说法——深圳早起的有三种人:扫街的,杀猪的,还有就是到龙岗上班的。龙岗区的广大干部发扬了‘拓荒牛’的精神,开拓进取、艰苦创业,全身心投入新区建设。”

我到龙岗区工作后,就在当时龙岗镇干部宿舍办公。当时条件非常艰苦,区委区政府借了原龙岗镇政府几栋附属楼办公。而一些业务局室,更是十几个人挤在一间办公室里,有些同事午休就铺张报纸在地上睡。还有很多单位租用外面的农村房来办公。

特别是交通出行成为难以迈过的“一道坎”。龙岗区当时连接原特区内,就深惠路一条路,还只有两车道;到大鹏南澳是一条很窄很窄的老路。当时道路十分难走,塞车是常有的事。我当时下基层到南澳或布吉,正常情况都要四五个小时车程,碰上下雨天,全是泥泞路,耗费的时间就更多了。

那时就有一种说法,在深圳早起的有三种人:一种是马路上扫街的,一种是杀猪的,还有一种就是到龙岗上班的。那时,交通不便带来出行时间拉长,很多在原特区内、宝安区到龙岗上班的干部需要几个小时。所以,到龙岗上班的干部需要起得很早,天未亮就得出门搭车。为了节省时间,我那时几乎每周都住在龙岗。

当时分配到龙岗的干部都很年轻,虽然工作条件、生活条件差,但大家发扬“拓荒牛”精神,开拓进取、艰苦创业,干得热火朝天。当时还没有区府大院,仅有几排办公用的房子,那里常常灯火通明,工作人员经常埋头加班,因为赶不回宿舍而临时住在办公室的事情成为一种常态。我现在回想,觉得那时干部有一种理想主义情怀,大家对未来饱含激情,全身心投入到工作当中。

“找钱”

让中心城“动起来”

“当时中心城这里是一片山地,年2月10日破土建设。百业待兴,‘找钱’成了最大的困难,企业带资开发、银行贷款等,想尽一切办法,让机器开动、工地开工。”

龙岗区成立后,待在临时办公地点办公不是长久之计,区几套班子开始“找地安家”。一开始是选在宝龙工业区那边,之后又发现目前中心城地带,几相比较,最终确定选址目前中心城所在地。

如今中心城地带过去就是一片丘陵,当时我爬到一座山上,放眼望去全是“山包包”,零星分布着一些小村庄。但这个地方有一个优势,是龙岗区一个中心位置,平湖、布吉、坪山等到这里都不是很远。

年2月10日,龙岗区举行龙岗中心城破土动工典礼。龙岗中心城西临深圳市界,东接龙岗镇规划区,南靠惠盐(深汕)高速公路。分成四个组团,东组团为政治活动中心,南组团主要发展第三产业,西、北组团主要发展工业。第一期工程计划总投资28亿元,开发面积7平方公里。

规划都画在纸上了,但钱在哪里?当时好像只有两亿元筹建新区,28亿元无疑是个天文数字。我至今记得最清楚的就是当时龙岗区没有钱!之后区委区政府开会想办法“找钱”,决定采取让企业“带资开发”的办法,利用社会资金,推动中心城的基础设施建设。

当时有七八个公司参与中心城建设,公司自带资金建设道路等。整个中心城多个工程同时开工,到处都是“哐啷响”的声音,打桩的打桩,挖土的挖土,推土的推土,搞得轰轰烈烈,尘土飞扬,一片忙碌景象。

政府通过统计计算其开发所需资金,通过沿路土地置换模式,划拨等价土地给施工公司。这些公司当时也很乐意,拿到土地后进行房地产开发,赚了大钱。

到后期,这种政策被国家叫停。龙岗区政府又没钱,又要推动基层设施建设,怎么办?龙岗区委区政府通过研究决定,以政府财政担保向银行贷款的方式,获取资金推动开发建设。像龙岗区政府大楼、海关大厦、龙福一村这些是政府资金建设的。

中心城的工程项目建设速度很快,一座座在当时具有标志意义的建筑不断“长高”。当时最受瞩目的龙岗区政府办公大楼,于年12月30日举行竣工验收典礼。年1月6日,龙岗区委、区政府召开搬家动员会,商议区机关乔迁中心城事宜;年1月18日,龙岗区举行区政府办公大楼落成典礼暨新春联谊会,正式搬入新大楼办公。到年9月5日,龙岗中心城首期重点建设工程龙福一村1-9幢,龙城中学、龙城小学、机关幼儿园等同时竣工、开学、开园。

引进华为

是画龙点睛之笔

“当时的经济业态就是‘三来一补’,龙岗区通过优惠措施,鼓励发展大工业、大能源、大旅游,高端规划、先谋后动、三顾茅庐,最终引来了华为这只‘金凤凰’。至今,对龙岗贡献最大的企业依然是华为。”

龙岗建区之初,“三来一补”是支柱产业,是龙岗的主要经济来源,特别是在社区,依靠这些企业形成土地经济、厂房经济。在我的印象里,横岗镇“三来一补”经济发展比较好,其次就是布吉等,这些镇把一个个山包推平,建成一个个工业区。

当时摆在我们面前最大的工作便是发展经济,建区伊始,龙岗区就积极与深圳市的城市建设总体规划和产业政策相衔接,制定了龙岗发展“大工业、大能源、大旅游”三大组团区域经济的发展规划和战略,明确了龙岗区经济发展的导向。

年6月14日,龙岗区委、区政府印发《关于鼓励发展工业的政策措施》,分产业政策、税收政策、用地政策、资金政策、奖励政策等共八章四十一条,是龙岗建区后工业发展的指导文件。

把经济搞上去,还要靠大项目、大企业带动,华为就是在这个时候引进的。为了把华为公司引进来,着实下了不少工夫、动了不少脑筋,龙岗区领导曾多次找任正非(华为公司总裁)面谈,向他介绍龙岗区的科学规划以及在发展空间、生态环境和政策等方面的优势。

华为当时处于飞速发展阶段,任正非看中了龙岗有地,最终落户坂田。年1月26日,深圳市华为技术有限公司坂田生产基地动工建设。首期工程占地17.6万平方米,建筑面积10.6万平方米,基建总投资约6亿元,主要生产程控交换机及其他通信产品。

成功将华为引进龙岗后,龙岗区委区政府主要领导多次深入企业现场办公,积极为华为解决在建设发展中遇到的难题。同时,通过周围环境的改善,华为的带动效应,很多企业纷纷落户龙岗。

华为最终在龙岗扎下了根,成为龙岗区的经济命脉之一。如今看来,华为对龙岗经济社会建设发展的贡献力最大,引进华为是我们当时发展经济的点睛之笔。

农村城市化

让村民变市民

“农村城市化,农转非是必然趋势,没有城市化,就没有龙岗农村的现代化。城市化后,全市一盘棋便于统一规划,城市形态由农村变为城市,村民变为市民。”

龙岗建区之前,镇村经济实体很少。我们为促进经济发展,于年4月14日印发《关于进一步加快发展镇村经济的若干规定》,鼓励镇村发展工业项目,地价实行区镇两级分成制,给予镇村优惠。

在一系列的优惠措施鼓励下,龙岗区的镇村股份公司如雨后春笋遍地开花。有些以村为单位,有些以自然村(居民小组)为单位,纷纷成立股份公司,正常的劳动力占一股,老人、小孩占半股。

但随着经济的发展,这些股份公司偏向福利化,资产未被激活。我曾分管过一段时间的农业,曾提出股份公司资本化的构想,激活资本,做大镇村实体经济。

我当时设想是把股份公司土地资产交钱确权变成资本,进行定额定股计算,后来者可以现金入股,公司可以进行资产运作。但由于当时条件所限,村镇无钱缴纳相关土地费用,最终没有落地推广。

年11月,龙岗区全面实行农村城市化,原龙岗镇分设为龙岗、龙城两个街道办事处,其他9镇撤镇改街道办事处。当时全市都在推行,土地全部收归国有,有些村民想不通,区里广大党员干部就一个个做思想工作,一步步推动城市化。我们就跟村民讲,农村城市化是发展的必然过程,没有城市化,就没有农村的现代化。因为农村城市化后,全市可以统一规划,拓展了深圳纵深发展空间;同时对改善城乡的面貌有着极大推动作用,区域形态从农村走向城市;改变村民观念和思想意识,使他跟上时代的要求,变成真正意义上的市民。

龙岗区政协成立得较晚,年11月13日成立深圳市龙岗区政协筹备组,我担任组长。年3月18日—20日,龙岗区政协召开第一次大会,选举我担任第一届龙岗区政协主席。我共两次当选龙岗区政协主席,在这一职位上前后约10年,直到年10月退休。

在这10年时间里,我带领政协的同事们,就如何发挥政协政治协商、民主监督、参政议政职能上,做了一些制度探索。其中推动实施全国首创的龙岗政协问政大会至今让我难忘。

年4月18日,首次龙岗区政协问政大会正式拉开,时任区长李铭、政协委员、龙岗区各职能局的局长,以及受邀前来的众多媒体记者,陆续走进了会场。我至今记得当时的情景——欣喜等待、紧张不安、冷静旁观,种种复杂的心态弥漫在问政会召开前夕的空气中。

而在这之前的几个晚上,我都没有睡好。我一直在考虑问政大会跟当时的社会背景是否有冲突,在法律上是否允许等;考虑将政协委员推上前台,公开质询政府具体工作的条条框框、大大小小,会不会得罪人,能产生什么效果。当时翻来覆去思考,但我觉得人民政府为人民,有利于推动政府办事效率的事就应该进行。

不只是我睡不着啊,事后得知好几个局长问政之前的晚上都睡不着,因为全国首开先河政协问政会,没有经验可以借鉴,被问政的对象也是摸着石头过河,不知道会被问到什么棘手的问题,在想着应该如何作答。

不同的角色,同一个会场,不同的担心,相同的疑惑,当时的会场氛围还是蛮紧张的,但我当时的心情还是比较高兴的,看到了政协也能办实事,并找到了办实事的“抓手”。

在首次举行的政协问政会上,龙岗区10多位政协委员就经济社会发展中一些市民

转载请注明:http://www.watchsogou.com/gqhd/149859.html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